澳洲幸运8是什么彩票|澳洲幸运8开奖号码
萌娜麗兔 萌娜麗兔

不做好醫療創業投融資動態的編輯不是好吃貨 [email protected]

在這個舉國歡慶的日子里,奇點糕打算給大家獻上幾首詩,恩。但是這些詩不是奇點糕憋出來的,而是一幫才高八斗的醫生所作,并且發表在非常專業的學術期刊上。

 

Gee-Poetry-Medical-Journals2-690

 

醫學期刊Chest今年1月的期刊上,在“經支氣管針吸活檢術”和“肺結核性分歧桿菌病”研究論文的旁邊,出現了四首詩歌(看起來應該很違和)。其中一首是“一個實習生回憶2004年7月在范德堡大學的夜晚(An Intern’s Recollection of a Night at the V.A., July 2004)”,作者是該大學麻醉科醫生Doug Hester。在這10行詩里,實習醫生深陷一樁醫院戲劇性事件中,一個有麻煩的病人,“一個新的胸腔閉式引流手術(a new chest tube to suction)”,之后精辟地得出結論,因為一個小動作讓實習醫生之前的努力全部白費:“插管插錯了地方,就像我一樣(the needle was / in the wrong place, / just like me.)。”(此時眾人應該已經崩潰)

 

任性的Chest從2008年開始經常性地刊登詩歌。作為Chest的詩歌編輯,波士頓胸腔科醫生Micheal Zack當時寫過一篇社論:因為詩歌藝術是一種工具,外科醫生可以用她來表達他們科學智慧以外的廣闊思緒。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Neurology 和JAMA這些知名專業期刊都刊登過詩歌,各類期刊會針對不同的醫學學科來選擇詩歌。

 

比如Chest在選擇上會偏好胸腔科——肺癌、石棉塵肺、睡眠呼吸暫停等等。詩歌通常印在紅色大字“Pectoriloquy(胸語音)”的下面。而Neurology比較偏愛用輕松方式解讀關于神經系統治療方法相關的詩歌。圣地亞哥的神經病學家Anne McCammon,也是Neurology人文學科板塊的編輯說:“詩歌的題材可能涉及方方面面,甚至包括對兒童死亡研究論文數量的抱怨。”

 

這些詩歌的風格非常不統一,各路都有。去年5月份,開放訪問的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 Research & Practice發表了一篇印度病理學教授Sanjeev Narang寫的詩,題為“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 Colitis)”。這首詩的第一行是這么說的:始于直腸然后一路向下,對結腸的任何一部分都毫不仁慈(的確是非常霸氣的病啊)!

 

另一個例子,POEMS綜合征因首字母縮寫POEMS而知名(POEMS綜合征,由于漿細胞瘤或漿細胞增生所致多系統損害的一種綜合征。臨床表現為進行性多發性周圍神經病、肝脾腫大、內分泌紊亂、M蛋白增高和皮膚色素沉著,并可出現全身凹陷性水腫、胸腹水、杵狀指和心力衰竭等癥狀)。因為這個綜合征和詩歌的英文單詞相對應,這讓很多人詩興大發。為Neurology撰稿的Alexandre Poppe稱這種綜合征為“一種疾病的縮寫/也是被破壞器官的組合(a disease whose letters conceal / A casualty list of devastated organs.)”*POEMS由Polyneuropathy,Organomegaly,Endocrinopathy, Monoclonal plasma-proliferative disorder,Skin changes組成。

 

Oncology Times 的Amir Steinberg提供了一首可能只有醫生才能領會含義的詩歌(此處學文科的奇點糕已死):

 

Enlarged organs abound

器官不斷擴大

 

Even monoclonal gammopathy!

和單克隆丙球蛋白病一樣!

 

Involvement of the skin!

牽連到皮膚!

 

Increased hemoglobin and platelets!

血紅蛋白和血小板在上升!

 

Increased fluid retention!

液體潴留也上升!(此處覺得詩歌相當震撼!)

 

結束語意義很多:“了解POEMS/這個對人類身體進行篡改的詩歌(Understand that POEMS / Usurps the poetry of the human body.)”

 

相比上文晦澀的詩歌,其他期刊的詩歌就要親和的多了,即便是非醫學專業人士也能理解。華盛頓的外科醫生Adam Possner,也是Families,Systems, & Health詩歌和微故事板塊的合編,寫過關于前列腺手術和Epley法治療眩暈的詩歌,他的詩也是腦洞大開。在“Drug Holiday”中,詩歌暗指有個病人突然放棄藥物治療,于是Possner和藥片對話,邀請它回到藥瓶里:

 

You work so hard,

你工作好辛苦

 

with little thanks,

卻很少得到感謝

 

toiling nonstop

一直不停歇地干活

 

in the wet heat,

在濕熱的環境下

 

the airless dark

在密不透風的黑暗中

 

此處怎么覺得是在暗喻醫生的工作……

 

其實,醫學和詩歌一直有無限聯系。生于公元980年的伊斯蘭醫學家Avicenna,他所著的“醫學標準(Canon of Medicine)”——早期醫學知識基礎百科全書,就是用詩的形式寫成的。這部書以“rajaz 律”(一種阿拉伯語詩歌形式,組成簡單的押韻對聯形式)完成,這種韻律結構特別容易記憶,當時風靡整個歐洲和拉丁語區域。Avicenna 對恢復期的病人是這樣建議的:“以患者喜歡聽的話和愉快的陪伴來提升他們的精神狀態/送給他們香水和花朵(Try to lift their spirit through welcome words and pleasant company;/ Give them sweet-scented perfumes and flowers.)”讀起來確實很歡快!

 

今天,有許多醫學院都提供醫學和人文學科、藝術和社會學之間的橋梁課程。Possner的同事Johanna F. Shapiro,在加州大學歐文分校醫學院指導醫學人文學科項目,他說,“你以為病人會是一篇結構清晰的文章,但實際上他是一首詩,你既不確定他們說話的意思,他們也不會一次性預先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這句話聽上去好有哲理啊~)

 

Chest刊登詩歌周圍的版面上,都是學術論文。這些論文都是科學研究,因為它們采用了雙盲試驗、隨機對照、安慰劑對照試驗、有邏輯的模型和臨床語言。寫過論文的同學都知道,這些研究一般都有著嚴格的結構:摘要——方法——結果——結論。“你必須要盡可能縮小你所說話的可解釋范圍。”JAMA的詩歌編輯Charlene Breedlove說。而詩和學術研究形成了鮮明對比,“詩歌在學術研究相反的方向——它讓語言有更多可能性。詩歌更能對那些不太能引起注意的可能性進行探索。”

 

可能是因為上文提到的原因,醫學期刊和詩歌的氣質太不搭,所以有的學術期刊編輯對詩歌并不友好。Michael A. LaCombe,以描寫虛擬的醫療世界小說而出名(有一年他曾在媒體上發布了13個故事,包括像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這樣的雜志),之后1990年開始在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上編輯詩歌。LaCombe在Annals任職開始的時候,他曾拜訪過這個期刊的編輯部,他注意到有他文章的那部分下面被標注了三個字——“白日夢”。LaCombe說,不能說寫這個的同事對這個故事很不屑一顧,因為詩歌和學術研究確實是兩個不同的領域。后來有兩個編輯還曾試圖撤掉他的詩歌和散文部分的內容,因為他們“對詩歌非常反對”,盡管經過調查LaCombe的那部分內容很受讀者歡迎。

 

考慮到這些期刊大量的受眾——比如JAMA,發行量超過30萬冊,是Poetry雜志的10倍,這個對比是非常溫和的。Poetry每年接受12.5萬投稿,在他們當中挑選300首發布;JAMA大約接收1000首,半數來自外科醫生,大約發布50首的樣子。Charlene Breedlove說,大約兩年前有一次,她覺得自己快干不下去了,“不是說沒有詩投稿,而是實在是太差了,差的驚人。我們都納悶之前我們是不是真的收到過那么多有深度、真的非常好的詩歌。”

 

有點變態的是,這些學術期刊上的詩歌還要經歷同行評審,而且評審者是從未評審過詩詞的醫療專家,他們被提供了一些評審方針:這首詩是否打動了你?這首詩是否教給你一些醫治相關的東西?Johanna Shapiro說“我見過許多評審中,評審員逐行審視并且對用詞提出建議。我還得到過類似這樣的回復‘我不知道如何評審詩詞,我不認為我能勝任這個工作。’”

 

Michael Zack建議通過約束由大多數病人,病人的朋友和親戚提交給Chest的詩來獲益。他說醫療是注定會引人注目的話題。“我所讀的詩中90%存在陷阱:詩人試圖放大已經被放大過的主題,并且在詩的最后沉溺于緊張之中。”他說最好的醫療詩詞追求一種省略的方法,比如Gary D.Swaim的詩“Bossa Nova”描述了一個男人如何讓一個患了多發性硬化病坐在椅子上的女人再次跳舞的:

 

… with closed eyes buried

閉著雙眼

 

deeply in his chest, her mind moves

靠在他胸前,她的思緒在轉動

 

to slow, complicated rhythms

慢慢的、復雜的韻律

 

of the bossa nova while limp legs trail

一瘸一拐的跳著波薩諾瓦舞曲

 

marionette-like along the polished floor.

像牽線木偶般在光滑的地面上→摩擦!

 

Michael LaCombe說,雖然醫生們對于跟上期刊中詳細說明的科學進展可能感到壓力,不過詩歌可以發揮很好的帶動效果。讀者經常說:“要知道,你的版塊是我最先閱讀的部分”,盡管拿起一本學術期刊缺先翻到詩歌或者散文版塊是件罪惡的事情。對于Risa Denenberg這樣同時是執業護士和自由醫學詩人,詩被刊登在學術期刊上如果不是文學典范,就是一種個人的巨大成就。“我知道學術期刊不是Poetry,但是仍然很爽。”Denenberg在被Annals采用了4篇詩詞后在個人博客上寫到。這是一種被讀者更廣泛認識的機會。Annals為年度最好的已刊登詩詞提供了500美元的獎金,并且對于沒有刊登的詩詞,會以希波克拉底詩與醫學獎(Hippocrates Prize for Poetry and Medicine)獎勵5000英鎊給醫療主題中最好的詩詞。

 

在去年11月的一次的交談中,我問LaCombe在他刊登的詩詞中他最喜歡哪個。他立刻選擇了由紐約醫生George N.Braman發表在2010年Annals上的“Morning Rounds”,這首詩在在某種程度上是前文提到的《一個實習生回憶2004年7月在范德堡大學的夜晚(An Intern’s Recollection of a Night at the V.A., July 2004)》的反轉:相對于“首席醫生”諷刺實習生的醫療能力,Braman描繪了一個醫生對老同事的觀察:

 

He’d sometimes stop and stare long into space

In mid-sentence, as if recalling sounds;

“He’s lost the thread again,” I’d muse, and grace

The awkward pause with words, resuming rounds.

 

(這首詩就意會吧,奇點糕已經累趴)

 

這是一副壯年已過的醫生的畫面,現實可能是詩中最好的魔法。72歲的LaCombe繼續在一個大型社區醫院執業并且教導醫學生。“當你到達了你職業生涯、人際關系以及和病人、護理人員交流的后期,所有你所能做的事僅關于圖表,病歷和實驗室的實驗。”LaCombe說。想到Braman說的在老醫生的治療下喚起病人眼中對康復的感謝,LaCome補充到:“我現在就為此而活著。”

 

12-12

奇點分享微信

推薦閱讀

發送
澳洲幸运8是什么彩票 重庆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后一稳赚玩法 篮网球ANZ超级联赛比分 七星彩下期最准的软件 彩票代玩赚佣金qq群 mg不朽的浪漫滴血规则 幸运赛车开奖软件下载 哪个平台幸运28 天下彩资料免会香稥大全 20选五今日开奖结果